博客新闻资讯网致力于打造"新,快,具活力"的新闻资讯门户网站

山水儿新闻博客资讯网

最新爆料!奔驰维权女车主被立案调查从维权到

发布:admin08-04分类: 汽车新闻

  2019年4月11日,一段“奔驰女车主哭诉维权”的视频在网络上流传后,迅速引发舆论关注。在视频中,一女子表示她在西安利之星奔驰4S店首付20多万,购买了一辆奔驰车。岂料,新车还没开出4S店院子,就发现车辆发动机存在漏油问题。此后,她多次与4S店沟通解决,却被告知无法退款也不能换车,只能按照“汽车三包政策”更换发动机,该女子被逼无奈,到店里维权。

  由于该女子在视频中的哭诉迅速引发了网民的关注,甚至有文章称“这世道,读书与不读书的人生,绝对不一样!”。在引发全国关注以后,奔驰方迅速作出了补偿措施。

  4月16日深夜,女车主与西安利之星奔驰4S店达成协议:补过生日、十年VIP、更换同款奔驰新车、全额退还一万余元“金融服务费”……

  就在网友们力挺女车主维权的时候,剧情却出现了戏剧性的变化。据id号为“一个有理想的记者”报道,该女车主真名为薛春艳,可能是一名拖欠他人欠款的“老赖”。

  今日,该记者爆料薛春艳已经被上海警方立案调查,而此前薛春艳一方曾声称网友造谣,要请律师维权。

  薛春艳与男友徐亮连夜退出西安正常经营的企业,并在高调辟谣后再次消失,此举动意味着什么?

  西安奔驰漏油事件维权当事人薛春艳在西安的企业(西安守仁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和股东昨天发生了变动,西安守仁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和股东发生了变更,徐亮(薛春艳的男友)不再担任该公司法定代表人,同时,薛春艳本人也退出了股东,并从该公司主要人员里移除。也就是说,从昨晚开始,薛春艳、徐亮就和西安守仁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不再有法律上的任何关系。

  而更诡异的是:无论律师还是媒体,这几天已经无法联系到薛春艳和徐亮了,两人的手机均处于关机状态,开机后也无人接听。

  据了解,央视多次报道奔驰维权事件并强力支持奔驰女薛春艳后,目前已着手开始调查奔驰女欠债事件,已在上海采访数日,该报道将于近期推出。

  薛春艳的第一台奔驰CLS300问题车并非简单的换车处理,那辆车已经上牌并落户到个人名下,成为薛春艳的私人财产。奔驰给薛春艳换车,程序上是将薛的车作为二手车原价回购,薛将车过户给利之星,那辆著名的奔驰或作为展示车,或回库封存。随后,薛需重新办理购车相关手续,上牌落户。如选择金融贷款的话,手续费当然也是绝不敢收她了。

  CLS是很小众的奔驰豪华车型,奔驰销售方面为了让其满意,特意从上海调来两辆高配最新款CLS300任其挑选。但意外的是,薛春艳自维权成功欠债事件爆发后,已人间蒸发。其本人的西安守仁30%股份迅速转让,手机关机,不再接任何媒体电话。

  薛春艳在与徐亮经营上海竞集餐饮项目前就设置了严密的防火墙,其母当身份证法人代持其10%股份,其男友徐亮以另一家公司入股75%,公司是个空壳有限责任公司,注册金仅十万,收取小商户的押金和入场费已经不知花到何处,同时还签了物业费、水电费、广告商、装修商等一屁股债。

  按照公司法,作为“职业经理人”的薛春艳几乎不用负任何责任,这也是初期薛底气十足通过媒体向小商户喊话的原因。

  然而舆情爆发后,薛名下的各种关联皮包公司均被挖出,徐亮名下企业各种欠债纠纷被爆,小商户已经凑钱集体起诉薛徐,此时,防火墙已经失灵,名下如再落户奔驰豪车,将来被执行的可能性极大。

  考虑到薛紧急转让西安守仁股份,可以合理预判,除非风波彻底平息,否则这辆奔驰她是不会提走了。

  据薛春艳的前家属透露,薛在经营上海竞集前,其本人名下的座驾仅为一辆车龄六年的普桑,价值还赶不上奔驰的四个车轱辘。

  薛如何在短短半年多时间实现从普桑到豪华奔驰的数个阶层跨越?这个谜底还有待揭晓,但豪奔傍身,显然可使薛未来“做生意”更有底气,如今生意短期内做不上了,还被一票人催债,要奔驰干嘛?等着被人坐引擎盖儿么?

  至于利之星方面是否有额外赔款给薛春艳?外界传言200万、300万,奔驰销售行业内部亦有很多传言,但此事只有奔驰销售最高层清楚,薛随时有高级律师助力,若有此事,也会签署严格的保密协议。

  奔驰维权事件没毛病,奔驰就是太欺负消费者了,即使赔巨款给薛春艳也是理所应当。如果最终小商户讨债成功,这笔钱还就正好帮忙了。

  持续维权20天,王倩获赞“维权女王”。但是,此事件和解当晚9时,一个名叫岳鹏(化名)的广告商登上了从上海飞往西安的航班。此行他为讨债,他已催债8个月。

  2018年6月,一家名为“竞集守艺人”的美食广场在上海市闵行区爱琴海购物公园开业。工商资料显示,该广场由上海竞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经营。

  多个可靠信源向红星新闻证实,王倩系该公司监事。红星新闻调查发现,奔驰维权事件中多次受访的、自称王倩家属的男子徐某系该公司最终受益人。

  2019年3月,上海竞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因拖欠物业费被告上法庭,多名商户、供应商自称被骗。广告商岳鹏是其中一人。

  岳鹏向记者提供的欠款协议显示,上海竞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共拖欠其19.3万元。去年8月,双方约定从2018年8月10日至2019年6月10日,每月还款1.93万元。但至今,该公司尚未偿还这笔工程款。

  数日前,得知王倩奔驰维权事件后,他决定再赴西安讨债。但在西安曲江芙蓉新天地“竞集守艺人”餐饮店内,岳鹏并未找到王倩和徐某。随后,他将西安“竞集守艺人”餐饮店的门面图发进商户和供应商组建的催债微信群汇报进展。

  微信群里共有二三十人,有商户、供应商还有上海“竞集守艺人”被拖欠工资的员工们。从去年8月至今,他们已催债8个月。

  4月19日,记者就此事多次联系王倩、徐某及该公司其他负责人,均未果,给王倩的律师发去的短信也未获回复。

  高磊(化名)已在上海从事餐饮工作多年。经人介绍,他与王倩相识,“她的逻辑思维和口才极好”。2018年,王倩代表上海竞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与高磊签约。高磊告诉记者,上海“竞集守艺人”美食广场招商始于2017年年底至2018年年初。

  多名商户称,“竞集守艺人”拟定开业时间是2018年5月1日,但一波三折,直至6月15日才正式开业。

  记者获得的王倩与高磊签订的《联销经营合同》及其《补充条款》显示,联营期限自2018年5月1日起至2020年5月1日止,上海竞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收取联销收入的25%(外卖10%)。高磊需支付5万元保证金、15万元装修费和装潢管理费。

  记者查阅工商资料显示,上海竞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0万元,股东共3个:武汉竞集空间科技有限公司、上海铂峥企业管理有限公司、黄某香。其中,武汉竞集空间科技有限公司持股75%,法定代表人黄某香持股10%,王倩系监事。商户们提供的身份证复印件显示,黄某香与王倩身份证上的地址一致。记者从该村一村干部处证实,两人系一家人,均在外工作。

  王倩和徐某名下有数家公司,其中“竞集守艺人”系西安守艺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旗下品牌。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