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新闻资讯网致力于打造"新,快,具活力"的新闻资讯门户网站

山水儿新闻博客资讯网

华为Mate 20 Pro重回Android Q名单谷歌在焦虑什么?

发布:admin06-08分类: 军事新闻

  此前,在美国政府把华为公司列入“实体名单”后,谷歌Alphabet已经暂停与华为的业务,撤销了华为的安卓许可,华为将不再能够使用包含谷歌移动服务的安卓版本。

  但华为释放了一系统应对动作包括将备胎鸿蒙操作系统转正,并表示最早在今秋,最晚在明年春季推出,此外,华为在海外注册的操作系统商标ARK OS(方舟)也已经亮相。

  但日前,外媒有消息称,在在安卓Q的名单上,此前被移除的华为Mate 20 Pro已经重新回归。有网友发现,华为Mate 20 Pro重新在谷歌手机操作系统Android Q测试页面上出现。

  CNBC消息也指出,谷歌将撤销之前与华为中断合作的决定。谷歌也表示,会尽最大的努力挽回与华为之间的关系。

  虽然之前三星、微软、亚马逊都推出过自己的操作系统,但都没有影响到Android的地位与市场份额。然而,华为的情况与以往存在差异,华为在操作系统层面的研发已经有7年之后,此外不同于国外微软三星等厂商,华为有一个庞大的国内市场作为依附,而国内拥有一个完整的巨大的自给自足的软件生态。

  对于操作系统来说,它的生态壮大的首要条件是要有庞大的用户量与庞大的可以依附的主阵地,这点国内并不缺。

  本质上,如果将一个操作系统比作一座城市的话,这座城市的繁荣兴衰取决于其城市内有没有足够强大的支柱产业与足够人性化、足够开放的政策。

  只有拥有足够多、足够庞大的产业,才能支撑一个城市的活力,确保经济的稳定性与就业市场的稳定性,因此,强大的产业与开放的政策是吸引外界投资与人口流入的关键。

  谷歌断供的本质,相当于破坏了这座城市开放人性化的政策,让外部投资者(开发者、手机厂商)对在该城市的开放政策是否能做到自由、公正开始有了怀疑。

  其二,破坏了该城市的支柱产业(头部手机厂商),导致一部分被该产业吸聚的人口开始流出。

  说到底,Android生态的稳定性与强大与否的关键在于,其阵营内的手机厂商是否在实力层面能否与iOS抗衡,如果要与苹果形成势均力敌之势,它需要强大的头部厂商来支撑Android生态的用户总量与整体营收的繁荣。

  Android阵营的繁荣依赖支柱产业——头部厂商(华米OV、三星)的繁荣。

  而华为当前的增长势头猛,根据Gartner的数据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全球智能手机对终端用户的销量为3.73亿部,下降2.7%。但是在智能手机市场整体呈现下滑颓势的市场环境下,华为还在逆势增长,尽管三星智能手机销量下降8.8%,但三星继续排名全球智能手机销量榜首,占据19.2%的市场份额。

  华为智能手机销量为5840万部,同比增长最快,幅度达到44.5%,市场份额超越苹果,达15.7%,居全球第二位。

  一方面,假设华为的智能手机无法使用谷歌的应用程序和服务,华为的国际智能手机业务将受到严重影响,但同样,华为手机在海外市场的增长,客观上带动了谷歌全家桶的装机量。

  对于谷歌来说,它的营收主要依赖广告,而广告的份额也极度依赖谷歌全家桶的装机量的普及与覆盖程度,这也将削弱谷歌在全球的广告覆盖以及触达率。

  而谷歌当前的广告营收上面临着很大的压力,尤其是竞争对手Facebook与亚马逊在不断蚕食它的广告市场份额,Alphabet 89% 的营收都来自 Google 广告,Facebook 几乎全部收入都来自广告,高达 96.9%。 Alphabet的最新季度业绩显示,谷歌的广告业务出现了明显的放缓,影响了股价表现。

  此前数据显示,亚马逊的广告收入将以每年50%以上的速度增长,根据亚马逊公布的数据,在今年三月底之前的12个月时间里,该公司包含网络广告营收的“其他收入”一共高达108亿美元,同比增长了86%。

  谷歌要保要保住它的股价不受波动,就必须确保在广告业务营收上的稳定性。而移动端的广告在Google的广告业务中占比早在2016年就超过了50%,这也是 Android已经运转的相当成熟的商业模式,如果剔除掉华为的市场份额,谷歌的地图、搜索、应用商店等软件的用户装机量也因此将下滑,继而影响谷歌的广告营收与市场份额,继而波及它的股价,这是谷歌不愿看到的。

  况且,华为开发自有操作系统,意味着谷歌在移动端广告市场波动之外,Android也多了一个竞争对手。

  其实业内均知操作系统生态的难度大,但是印度有成功案例——即印度首富Mukesh Ambani通过进军电信行业,依赖提供免费的4G网络服务圈了1个多亿的用户,然后再基于手机操作系统KaiOS做低价手机Jio Phone,基于硬件做硬件性价比的软件服务生态,与此同时,拉动Facebook、谷歌、Twitter等巨头进入系统生态。

  毕竟用户量摆在那儿,这些巨头没有理由不拿下这部分用户。因此Jio Phone也形成从网络—手机硬件——操作系统——软件生态的一体化的上下游布局,KaiOS目前已经成为第三大操作系统。

  华为在海外市场的主阵地在欧洲,如果未来从5G网络服务入手,可能与印度这家厂商是同样的操作思路,因为华为具备5G优势,华为通信业务在欧洲市场的布局由来已久,5G也正在打开局面。

  它可以从5G网络服务入手圈占用户,况且华为的用户量大,它可以基于自家手机先布局操作系统与自有软件生态,用户量大就能吸引其他软件大厂开发应用,拉拢一些互联网巨头产品替代谷歌应用,虽然说这其中的难度非常大,但它的冷启动过程要比微软与三星等手机厂商的难度要低一些。

  而对于欧洲来说,它们也会意识到,如果欧洲未来某天被拒绝访问谷歌服务,它们会更危险,因此它们也有意愿去推广本土移动服务产品与寻找替代方案。

  也就是说,虽然成功与否难以确定,但对于谷歌来说,在全球范围内采用谷歌服务的人数将减少,这是一件非常头疼与麻烦的事儿。

  因此,谷歌需要华为,一方面,Android未来的优化也需要与华为这种大厂一同开发推动,比如我们看到现在安卓原生系统采用了华为的全新EROFS文件系统,华为三星等大厂对Android的优化推动功不可没。

  另一方面,谷歌基于物联网的新系统Fuchsia也需要依赖手机大厂的配合与信任,来推动它的生态壮大与体验优化。

  因为华为的这套系统将全线打通手机、电脑、平板、电视、汽车和智能穿戴等智能电子设备,将所有功能统一集成为一个操作系统,而这套系统将能兼容所有的 Android 应用和 Web应用,它的模式其实与谷歌接下来要推广的替代Android的新系统Fuchsia类似。

  可以说谷歌当前处于一种颇为焦虑的境况,华为Mate 20 Pro重回谷歌Android Q名单中,意味着谷歌需要与华为和解来避免华为可能建立起生态系统,打破Android一家独大的局面。但总的来说,谷歌的想法或许是,与其与猛虎搏斗,不如把猛虎关进笼子。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